1 2 3 4
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心要闻 >

程鹏辉成了延边足球历史上首位俱乐部总经理

时间:2019-02-28 15:48来源:中国专业人才库管理中心 点击:
  郑州冲甲成功之后,在场边搭建的简易球员休息室里,时任延边州体育局局长的梁昌浩掷地有声地对全体冲甲将士说“明年你们就好好打比赛,我们一定会做好后勤保障工作。”我至今仍保留着当时冲甲成功后这个场景的采访录音带。然而,延边队的第一年中甲就出现了欠薪,高珲一度怒拍梁昌浩的桌子,但回过头来又自掏腰包给球员发生活费。
 
  三年前,富德与延边足球的联姻也曾度过了让人无限憧憬的蜜月期,但最终仍以失败而告终。一而再,再而三,延边足球在市场化的路上总是一波三折,有人说延边足球需要一次强力纠错,甚至需要一次彻底的洗牌重来,但如果不能在职业化规范操作过程中改变传统思维方式,也许下一次的尝试还是无法规避风险。
 
  延边富德之死,已让延足人遍体鳞伤。终究,我和那么多喜欢延边队的人一样,失去了“主队”。足球依然像血液一样流淌在我们的身体里,但涅槃重生究竟还要多久呢?
 
  27日晚,曾经的延边“门神”池文一率先在网络上发出声音,他戴着一副门将手套出镜,上面写着“等你回来,延边”。很快,同样在北京国安效力的朴成也接力发了一张照片,朴成手拿的纸上写着“延边加油,等你回来”。这个暖心举动应该还会在离开延边的球员中接力下去,也许这就是血浓于水的延边足球情结吧!
 
  其实这样的场景就是那个时代延边职业足球的缩影,财力有限的延边一边高喊着“延边足球要断奶”,一边又难以真正接轨职业足球发展理念。于是,此后的几次职业化操作都以失败告终。
 
  2005年底,程鹏辉准备收购延边队的消息曾在延边足球圈引起轩然大波,引发波动的不是延边足球要进行市场化,而是程鹏辉来了之后可能要把延边队带走,还要让率队冲甲的功勋主帅高珲下课。顶着压力的延边州体育局最终摆平了这些争议和程鹏辉签署了委托经营延边足球俱乐部的协议,程鹏辉成了延边足球历史上首位俱乐部总经理,因为之前的俱乐部负责人都是体育局的人事任命,职务名称是俱乐部主任。
 
  延边当时看中的是程鹏辉经营足球俱乐部的经验和能力,但对程鹏辉团队的资本运作能力缺乏考量,之后程鹏辉没有为球队拉来赞助,拖欠工资和奖金一度高达200万,球队在2006赛季初就发生两次罢训,2006年5月,延边州体育局终止了与程鹏辉的委托经营延边队的合同,延边足球首次市场化尝试失败了。
 
  破产的消息迅速扩散,几乎每个延边人的朋友圈都被悲伤刷屏,毕竟对于足球之乡来说,没有足球相当于天塌下来了,甚至连那些平时不懂球不看球的延边人也跟着转发朋友圈。其中一位富德梯队小球员的妈妈的朋友圈让我难受了好一阵,里面有这样一段话:“以前孩子说努力练球的目标就是为了有一天能进延边队,现在俱乐部没了球队没了,孩子突然问我,妈妈,我将来长大了要去哪儿踢球啊?”老球迷赵一奎朋友圈转发了他和延足老总于长龙的一段对话,这个看了25年延边队比赛的延足铁杆一直在微信里安慰于长龙,而于长龙在25日晚上回了一句“对不起,我没做好。”看过之后我瞬间泪奔。
 
  除了球迷没有了主队,最可怜的当然就是延边一二线70多名球员,他们一夜之间下岗了,算上足协特批延期注册也不到一周的时间,在竞争如此激烈的球员市场想再就业实在是太难了,延边队的教练队务还有俱乐部工作人员都自发地编辑了同一条微信朋友圈,“希望好心的球队把这些可怜的球员收下吧,他们是无辜的”,“延边球员有能力,人品踏实又拼命,他们的足球生涯不应该就这样被荒废了”。
 
  破产之后,我一直在关注每一个球员的走向,除了在破产前离开的孙君、金波、李龙和李强,破产之后又陆续传来了朴世豪、崔仁、王猛、韩青松等球员找到下家的消息,甚至外援奥斯卡和香港球员艾力士下家也有了眉目,一些预备队的孩子也都跟熟悉的经纪人搭上了线,俱乐部从老总到青训,凡是有些人脉的,几乎都发了微信打了电话向外“推销”这些失业的延边球员。于是,这两天我的朋友圈里不再被愤怒刷屏,一个个球员找到下家的好消息开始传递。
 
  但现实总有残酷的一面,就算能跑得赢时间,各队有限的转会名额也会限制延边球员重新就业,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终究会成为这次延边富德破产的最大牺牲品。挂帅延足之后还没带队打过一场联赛的韩国名帅黄善洪接受韩国媒体采访时无奈地说“太突然了”,他还想和延边足球人再一次对话试图扭转局面。黄善洪的心态就是这几日很多延边足球人的内心写照,宁愿用谎言欺骗和麻痹自己,也不愿意相信冰冷的事实。
 
  延边足球走向市场的首次试水失败后,不知道相关部门是如何总结经验得失的,如今回头再看似乎冲动更胜于理智。随后,2007年,延边籍媒体人宋青云从韩国红魔啦啦队找来500万赞助,出任俱乐部老总,这是延边足球第二次市场化尝试,当时宋青云的宏伟蓝图包括两年重返中超,可惜没过几个月,残酷的现实就碾碎了宋青云的梦想。事后,宋青云在总结失败教训时曾表达过外界干预过多束缚住了他的手脚。
 
  几年前,就有圈内人分析说,延边足球是“抱着金饭碗要饭”,延边足球空有深厚的底蕴,却没有把“足球之乡”这块金字招牌利用发挥好,没有让优良资源产生最大化的经济效应,归根到底还是理念转型中需要一场头脑风暴。
Copyright © 2015-2018 中国专业人才库管理中心 版权所有 Power by 【网站地图